“两山”理念在浙江焕新之源基层善治赋能绿水青山

中新网杭州8月14日电(记者 邵燕飞奚金燕 郭其钰)发展和治理相伴相生、相辅相成。回望来时路,“两山”理念在浙江落地生根的15年,也是浙江基层治理蜕变的15年。

面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道时代考题,善用巧劲、敢于创新的浙江用好“党建引领”“群众点题”“乡贤赋能”三把金钥匙,“解锁”生态发展新道路。15年来,浙江生态环境持续向好,基层治理活力全面迸发,不负青山、更得金山,成为透视“两山”理念不竭活力的重要窗口。

医药界的传奇伉俪——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身家浮出水面。

上任后的孙飘扬,在5年时间内开发出20多个新产品,帮助药厂转危为安。1991年,孙飘扬拿出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财务上的重负曾让员工诸多抱怨,也让孙飘扬苦不堪言,但他选择孤注一掷,跟员工说:“没有技术,命运就在别人手里。而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最终,他赌对了,1996年连云港制药厂营收破亿元大关。

15年前的浙江,正处于发展转型、体制转轨、社会变革的关键时期。面对“两山”落地践行中一道道现实难题,浙江筑牢“党建”基石,开拓新局面。

孙远今年33岁,2007年6月获得剑桥大学生物医学学士学位。据称,孙远在医疗投资管理及行业研究方面拥有近七年经验,于2011年10月加入翰森,现为公司执行董事,主要为研发战略、业务发展及投资战略提供指引。

2019年6月14日,钟慧娟站在港交所的舞台上,正式开启财富之门。翰森制药IPO当天股价就大涨36.75%,最终以19.50港元收盘,以高达1117亿港元的市值取代了药明康德的港股“药王”之位。彼时按照钟慧娟持股比例计算,其身价763港元(约670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自上市以来,翰森制药的股价一路上涨,截至昨天10月22日收盘,股价35港元,市值突破2100亿港元(约1900亿元),上市16个月足足翻倍,而钟慧娟个人财富也大涨61%,坐拥1350亿元身家。根据投资界测算,这16个月以来,钟慧娟身家平均每天涨1.3亿,甚至超过丈夫孙飘扬,成为名副其实的医药首富。

尽管常被外界贴上恒瑞医药孙飘扬的妻子标签,但钟慧娟却是真正推动翰森制药发展的掌门人。在医药行业浸淫超30年,钟慧娟带领翰森制药成长为一批悍马,而让低调的钟慧娟真正脱离丈夫光环、走进大众视野的,还是一年多前的那声锣响。

作为医药帝国的接班人,孙远无疑被社会和父母寄予厚望,掌管着家族基金。据了解孙远的人说,这位“药二代”为人极其低调,她性格随和、做事认真务实,是一个容易让人产生良好印象的人。

2016年,“两山”理念引领下,浙江掀起了“垃圾革命”。有146户、人口398人的端头村开始实施垃圾分类。然而一开始并不顺利,有村民以随地扔垃圾来抗衡。

国有贤良之士众,则国家之治厚——“两山”之路亦是如此。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为推动“两山”转化,浙江借势借力,选“贤”任能。目前各地已联系新乡贤达40万名。

事实上,2019年是孙飘扬家族财富大增长的一年。但恰在这个时点,孙飘扬选择急流勇退。2020年1月16日晚间,一则孙飘扬卸任恒瑞董事长的传闻不胫而走,当晚此事被官宣确认。掌舵恒瑞系近30年的孙飘扬,正式卸任董事长,接班人是周云曙,今年48岁,在恒瑞医药总经理职务上已经履职17年。他的走马上任,意味着恒瑞医药多年来打造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正式走到台前。

在资本市场上,最浪漫的事恐怕莫过于一起白手起家、一起牵手荣登富人榜了。

不过,钟慧娟并未止步于仿制药,而是每年拿出近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新药物的研发。2015年12月,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江苏豪森成为翰森全资子公司。如今,翰森制药已成为中国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其在精神疾病药物领域的销售额连续四年夺魁,2017年市占率就已达到9.1%。在主攻的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六大领域,2017年翰森占到中国药品总销售额的62.1%。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相当惊人,近三年均在92%以上。

将目光转向绍兴,“全国生态文化村”棠棣村以花创富,村民年人均纯收入已超过8.5万。在村民眼中,这一切都归功于“刘宝”——村支书刘建明。

缙云仙都景区 缙云宣传部提供

相比丈夫孙飘扬的创业史,钟慧娟误打误撞进入行业,一路乘风破浪成为医药女首富的故事更具传奇色彩。

这对最强夫妻档背后,还有着医药界最传奇的创业故事。

黄泥房改造而成的民宿村——丽水莲都下南山 奚金燕 摄

安吉余村不少村民仍清晰记得,彼时,村里遍地都是石灰窑、水泥厂,村民口袋富了生态却日益恶劣。“穷山恶水”也让余村人不得不思索换条路子走,可是该怎么走?

90年代初,身为连云港制药厂、一家国企的负责人,孙飘扬已经成为国内抗癌药领域的领军人物,但他不满足于此。他深知在当时的体制下并不能彻底放开手脚,但又不甘心错失医药行业的发展机遇。多重因素下,1995年孙飘扬和一名香港投资人共同创立一家新公司——豪森药业(翰森制药的前身)。无奈孙飘扬分身乏术,最终挖来了妻子帮他打理公司。

群贤毕至开辟“两山”转化通道

群雁高飞靠头雁。在逐梦“两山”之路上,浙江抓好基层党建,培养一批能带富、善治理的“领头雁”,持续把制度优势转化为基层生态治理效能,推动“两山”理念在“浙”里一步步落实、一年年见效。

这对夫妻的辉煌战绩,堪称传奇。他们白手起家,如今各自执掌一家上市医药企业,且都做到了行业顶尖的位置——恒瑞医药是A股“药王”,翰森制药为港股“黑马”。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市值超4700亿元,翰森制药市值超2000亿元,孙氏夫妇显然稳稳站在国内医药行业第一的位置。

不过,外界更为关心的是,作为医药界的最强夫妻档,谁是孙飘扬和钟慧娟数千亿财富的接班人?这里不能不提孙飘扬和钟慧娟唯一的女儿——低调的富二代孙远。

从“为民作主”到“由民作主”,“群众点题”的参与式社会治理正成为浙江践行“两山”的动力源。善用巧劲的浙江问计于民、问需于民,让人民群众成为“两山”理念的直接参与者、最大受益者、坚定支持者。

瓜纳华托州是墨西哥暴力事件最高发的地区之一。刚刚过去的6月,该州共发生各类谋杀案件395起,其中80%被认为与当地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总台记者 李晶晶)

永康端头村风景如画 端头村供图

遂昌县蕉川村矛盾错综复杂,村集体负债累累。经过摸底调查,镇党委决定引进在外的“金凤凰”——张建宏和周春德回村任职。

这对夫妇上演的药业双雄,一度让人赞叹。他们两位各自执掌一家医药企业,全都上市,且都做到了行业顶尖的位置——恒瑞医药是A股“药王”,翰森制药为H股“黑马”,截至目前,恒瑞医药市值超4700亿,翰森制药市值超2100亿港元,稳稳占据行业头部地位。

翰森制药第一大股东背后实际控制人为钟慧娟,而家族信托Sunrise信托的受益人为孙远。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孙家“二代”早已进入翰森制药的董事会,在外界看来,此举无疑是为其将来接班铺路。

投资界(ID:pedaily2012)从近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看到,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以1150亿财富排名第27,而其妻子——翰森制药掌门人钟慧娟超过孙飘扬,以1350亿财富排名第20位。这对医药界“最牛”伉俪,总身家合计达到了2500亿。

2007年,钟慧娟荣获“三八红旗手”称号,在江苏省妇联一篇报道中,她罕见回首过去12年的创业历程,深感自己生逢其时,“在那个开明开放的时代,全社会都洋溢着倡导创业、尊重创业、理解创业、宽容创业的浓厚氛围。”

青山萦翠,碧水流云。8月的浙江,江山如画。然而回溯至2003年,浙江经济增长达14.7%,随之而来的是生态环境压力与日俱增。

思路一变天地宽。15年来,余村旧貌换新颜,村民开会讨论协商的习惯也延续了下来,逐渐探索出一套“自主提事、按需议事、约请参事、民主评事、跟踪监事”的“两山议事会”制度。百条心,拧成了一股绳。

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乡贤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杭州社区“和事佬”,长兴小村“老娘舅”,海盐调解员“爱根嬢嬢”……在浙江各地,一支支乡贤组成的调解队伍,解万家纠纷,为“两山”理念引领下各项改革的落地和实践营造了和谐氛围。

在外界看来,孙飘扬与钟慧娟的个性都非常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即便功成名就,也不活跃于大众视野。据恒瑞医药一位高管曾回忆,当年和孙飘扬一起去北京跑项目,买过站票坐过绿皮车、住过潮湿阴暗的地下室。孙飘扬是专业药学出身,当年出差公文包里大部分装的都是药物研发专利资料,数十年如一日。

更大的转折点是连云港制药厂的改制。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更名为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孙飘扬担任董事长。2001年10月,恒瑞医药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A股药王,不久后就斥资2亿元在上海张江设立研发总部。紧接着,恒瑞拿下了20%的抗癌药市场,坐实了抗癌药领域的头把交椅。2003年,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启动股改,并在2006年股改完成,孙飘扬通过天宇医药持股比例达89.22%,成为恒瑞医药实际控制人,剩余的股权则由妻子钟慧娟持有。

2019年,浙江新增A级以上景区村庄3018个,该省全年旅游总收入10911亿元,绿水青山正源源不断地“淌金流银”。

掌管6800亿帝国,现实版中国“药王家族”,神秘富二代浮出水面

群众点题 叩开“两山”发展之门

钟慧娟出生于江苏省连云港市,1982年,她拿到化学专业本科学位,成为当地中学的一名化学老师。说起来,孙飘扬还是钟慧娟的伯乐,教师与医药相隔甚远,钟慧娟最终选择下海,关键就在于她的丈夫。

而翰森制药创业之初更艰苦。当时全公司只有10余名员工和1个产品,为了使公司尽快走上正轨,钟慧娟抛下家中一切杂务,一心扑进了公司;为了节约资金,她挤在破旧的平房里办公,挤着公交车上下班,硬是将有限的资金用于购买仪器和设备;没有工人,她招来学徒工,手把手地教;没有市场,她带领一班人南上北下,走东闯西,开拓市场。

在日前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翰森制药掌门人钟慧娟以1350亿财富排名第20位,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以1150亿财富排名第27。这对医药行业里极其有名的夫妻,合计总身家达到了2500亿。

二人的身价也在持续不断上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孙、钟夫妇以825亿元位列总榜单第20位,连续三年蝉联医药领域首富榜首;而在今年2月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孙飘扬、钟慧娟夫妇以2000亿元的身家位列第四,仅排在马云家族、马化腾和许家印家族后面;这一次身家再度涨到2500亿。

孙飘扬是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与医药行业有着不解之缘。

医药硕士出身的孙飘扬,在连云港制药厂一直从事配料、计算这样简单的工作,即便如此他也是尽职尽责,由于勤奋踏实,他还一度被连云港制药厂的上级——医药工业公司调任过去,担任副科长职位。

“一部分村民一下就做大了企业,村干部就帮忙宣传推广;对于部分犹豫者,我先进行思想工作,然后告诉他们一套做花木产业的模式。”刘建明坦言,其通过自身示范,逐步让村两委干部、党员等带头,进而引导其它村民加入创富队伍。

俯瞰安吉余村 安吉宣传部提供

1982年,孙飘扬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担任技术员,这是一家诞生于1970年的药厂,也是恒瑞医药的前身。当时的连云港制药厂主要生产红、紫药水和片剂,偶尔加工原料药,并无任何技术性可言,直到1982年都还只是一个造消毒止血药水的小药厂。

好风凭借力,送她上青云。这个财富曾被低估家族的未来,仍然充满了想象力。

面对棘手的画面,村干部并没有畏难退缩。“有村民在村里闲逛时磕瓜子,村委会主任就拿着扫帚跟在后面扫。”该村党支部书记俞海说,村干部每天上门宣传相关知识,甚至徒手掏垃圾桶示范分类。

村干部的躬身力行,极大地改变了村民。如今,端头村人均日产垃圾仅有38克,发展“美丽经济”后,村集体经济今年有望突破50万元。

“三年,我们不拿村里一分钱;县里给我们的工资报酬,我们只拿1块钱。另外,我们个人每年拿出10万块钱用于村里发展。”当选后,张建宏和周春德直面矛盾,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摸排整改,并充分利用村里的乡贤资源,组建了乡贤发展公司,引进多个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如今的蕉川村风景宜人、游客纷至沓来。

59岁女教师逆袭,一跃成医药女首富,上市后每天身家涨1.3亿

当时,豪森是以“抢仿”能力出名,被称为国内首仿药前辈。其生产的格列卫(昕维片剂),就是著名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格列宁”的仿制药。影片中,瑞士进口药格列宁售价高达3.7万元一瓶,即使印度仿制的也需要近2000块一盒,但豪森生产的昕维片其医保价格售价只有约624元。

1997年的棠棣村贫穷落后,刘建明刚上任村书记不久,就通过部分村民带头的模式进军花卉业,如今该村已“无处不逢花”。

1996年,钟慧娟辞掉工作加入成立仅一年的豪森,没有制药相关经验的她凭借过硬的管理天赋,带领豪森一步一步成为江苏知名药企。1997年4月,豪森拳头产品、抗生素药“美丰”投入市场,当年实现收入3000万元;2003年,豪森便进入了全国医药百强企业,是业内名副其实的黑马。

从浙南山村滨到东海之滨,越来越多新乡贤回归,为绿水青山注入了活力。台州市“万名乡贤帮千村”,发动1.3万名乡贤与1988个经济薄弱村开展结对帮扶;在龙游县,新乡贤带来的“龙游飞鸡”、天池药谷、竹溪谷民宿等项目赋能美丽经济。

党建引领有力、群众点题有效、乡贤赋能有势……15年来浙江全域践行“两山理念”,让绿水含金、青山有价,守望着诗意,更展现着生态文明发展的活力未来。(完)

就在几天前,恒瑞医药刚刚发布了财报。财报显示恒瑞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19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69.45亿元增长了14.57%,而翰森制药中期收入近40亿。

在国内,能与恒瑞医药媲美的药企不多,翰森制药称得上是其中一家。而由妻子钟慧娟掌舵的翰森制药,又是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了。

在第一个拳头产品诞生之前,钟慧娟和公司科研人员连续三个月在实验室、生产车间加班加点,熬了上百个夜晚,做了上百个工艺,反复探索试验,终于解决了产品试制难点。

盛夏时节,走进永康市舟山镇端头村,不由得感叹:乡村也可以如此美好洁净。只有村民清楚,过去村里也是脏乱差。

变化始于该县推行的“村级小微权力清单三十六条”。宁海县有关负责人表示,“36条”的实施,有效防止了“苍蝇式贪腐”,也提高了资金使用效益,农村项目推进速度“提”了上去,让绿水青山迸发出了蓬勃能量。

中国医药界神仙眷侣:这对药王夫妇,总身家2500亿

“两山”理念,为什么能够在浙江生根见效?行走浙江大地,记者深切感到,党建引领,无疑是贯穿其中的重要力量。

党建引领筑牢“两山”践行基石

后来,连云港制药厂风雨飘摇。当时,连云港制药厂账面上的利润只有8万元,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孙飘扬临危受命,重新回到连云港制药厂工作,担任副厂长。因为个人能力的突出,孙飘扬又在32岁时被任命为厂长。

乡愁深深的遂昌蕉川村 奚金燕 摄

夫妻两人,分别做出了一家上市公司,即便放眼整个中国创投圈也是绝无仅有。如今,这个掌管6800亿帝国的现实版中国“药王家族”,开始慢慢走进大众视野。

“群众想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同样地,在宁波市宁海县,大到工程项目的投资,小到村民的低保发放,也都由村民集体讨论决议。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05年,“两山”理念的提出为无数个迷茫的“余村”指明了方向。余村通过党员议事会、村民代表大会等方式广泛征求村民意见后,关掉矿山、水泥厂,进行环境复绿,走上了“卖风景”之路。

从一家连云港小药厂到市值4700亿,孙飘扬靠抗癌药起家

恒瑞医药被称为中国医药界的“一哥”,其专利和研发投入长期位居国内药企榜首,企业实力在国内更是首屈一指:第一家将注射剂卖到美国和欧盟的中国药企;第一家对外转让创新生物药品的企业;抗肿瘤药和手术用药国内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公司研发的阿帕替尼成为全球第一个针对晚期胃癌的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

Comments are closed